孩子学说话比同龄孩子要晚,家长需要特别注意吗?

发布时间:2018-07-01 浏览数:186次

先简短回答:

家长需要特别注意吗?

需要。


为什么?

因为有一定可能是由听力障碍、智力障碍、全面发育迟缓、自闭症等问题导致的。


怎么排除上述因素?

最好先由发育行为儿科医生评估诊断,然后可能再转诊给言语治疗师提高语言及交流能力。


若这些问题都已排除,但孩子语言就是很落后呢?

孩子可能有“特定型语言障碍”。


说话晚的孩子能否自行赶上?

约50%能,完全因人而异,需专业人士判断预后。


对家长的建议?

-尽早诊断、尽早干预(低龄儿童主要通过受言语治疗师培训后的家长来干预)。


有哪些“说话晚”的指标吗?

有。一个粗略但是临床上常用的初筛的标准是(通常称为“预警症”):

一岁的儿童还没有讲出真正的第一个词(比如,“妈妈“,又比如”要“);


两岁的儿童还没有50个词的词汇量,还没有开始把两个词放在一起(比如,”要饼干“,”爸爸抱“),;


三岁的儿童还没有开始出现三个词的简单句子(比如,”爸爸开车车“,”妈妈拿苹果“)。


在儿童语言评估和干预比较成熟发达的国家,如北美和欧盟国家,临床上对“语迟儿童(late talker)”的诊断需要儿科医生和言语语言病理医师协同来完成。


孩子“开口说话晚”可能的原因有很多。对于两岁到四岁的儿童,从临床上来看,可以粗略地分为三大原因:


广义的“语言障碍”:伴随其他神经发育障碍,比如,听力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认知障碍、脑瘫、整体发育障碍等;


狭义的“语言障碍”:没有伴随其他神经发育障碍,单纯地只是语言障碍;


“语言成熟晚 ”: “语迟”发生在四岁以前;在学龄前儿童语言技能自己赶上语言发育正常的儿童


除了上面粗略列出的三个大的分类,孩子“开口说话晚”还可能是其他不是最常见的原因,比如“儿童期发育失用症(儿童期运动不能症)”等等。


在四岁以前,特别是两到三岁之间,患有这些不同障碍的儿童的症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鉴别诊断对于儿科医生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家长只凭上面的初筛/预警症无法判断出儿童“开口说话迟”的原因。


下文主要介绍一下家长们比较陌生的概念:


“特定型语言障碍”(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疾病分类中的Specific language impairment”, SLI)。统计表明,美国的5-6岁儿童中约有7%存在SLI ,在英国进行的一份统计数据为5%左右。


为什么叫“特定型”?其实说的就是“孩子哪儿都正常,就语言方面有问题”。SLI的诊断标准为(世界卫生组织WHO,1993):


1. 在标准化语言测试中,孩子的语言能力低于同龄儿童水平2个标准差或更多;


2.孩子的语言能力比非语言智商(nonverbal IQ)低1个标准差或更多;


3.孩子没有广泛性发育障碍,也没有影响口头语言使用能力的任何神经、感觉、肢体等方面的障碍。


三个标准同时符合,SLI的诊断方可成立。由此可见,要想得出“孩子仅仅是语言存在障碍”的结论,必须先排除掉所有其他因素才行,而这需要很多不同学科的专业人员花费大量时间才能实现。



SLI的儿童有哪些表现(症状)?


SLI儿童的具体表现并非是一致的,甚至天底下很可能没有表现完全一致的两个SLI儿童,因为他们在语言发展的有关领域以及这些领域中存在障碍的轻重程度都不同。所谓的“有关领域”主要包括:


--语言理解

--语言表达

--寻词(想表达某个意思时,及时说出合适的词)

--语音/音位(主要指说话吐字清晰度)

--语用(在不同的场合,使用符合社会规则的语言)

--注意力及听力

--听觉记忆(比如你说了两步指令,孩子只记得一步?)


导致SLI的原因有哪些?


目前具体成因不明,但很可能是多因素导致的,包括遗传及环境因素。


如果孩子真的是SLI,有什么办法治疗?


言语治疗师会仔细参照评估结果,了解孩子在语言有关领域中的强弱项,从而制定干预目标和计划。“语言干预”通常以1对1的形式进行,通过“符合孩子接受能力”(在【最近发展区】内)的“大量示范”以及“动态调整提示/辅助”,在融入了语言内容的游戏中,让孩子尽量在轻松愉快的环境下不知不觉地进步。


家长通常有哪些想法可能存在疏漏?


有些家长可能觉得孩子的听力肯定没问题,但实际上孩子的听力仅仅是部分频率受损(不是全聋),在平时生活中很难发现,却影响语言学习;可能觉得“孩子很聪明”,但“认识回家的路”、“很会搭积木”、“能记住爸爸的电话号码”、“会用iPad”、“看某些电视节目会笑”等等不代表孩子“真聪明”(认知能力正常)。如果你读到了这里,想必你也清楚——哪怕孩子“真聪明”,仍然有存在特定型语言障碍(SLI)的可能。



根据以上的循证和北美国家成熟医疗体系下的最佳应对方案,我给家长的建议是:


三个“不要“:


家长一定不要根据网上的一些信息自己给孩子“对号入座”,在家里“诊断”孩子。比如,在网上看了其他家长发的一些信息以后就认定孩子有自闭症,给孩子和其他家人带来不必要的焦虑和压力。


家长也不要相信“贵人语迟”而持观望态度。上面大量的临床科研证明,虽然“语迟儿童”中有约一半会赶上语言发育正常的儿童,但是在四岁前很难分辨孩子是否在可以赶上同龄人的那部分孩子里。如果错过早期干预,以后一旦发现原来儿童真的患有“语言障碍”,干预的效果就不如早期干预。而且,即使是四岁前的儿童,“语迟”已经带来了社交和人际关系上的影响,而语言早干预可以大大改善儿童人际关系。


家长不要盲目干预。一旦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和周围的孩子比,“开口晚“,市面上各种不同的方法感觉好像都可以帮到孩子“开口”。刚才我们已经看到,儿童“开口晚”的原因很多,治疗方法不“对症下药”不仅帮不了孩子,而且耽误了时间,还有可能给孩子造成负面的影响。



当家长无法判断应该如何帮助孩子选择最循证、最有效的干预方法的时候,请看下面的三个”要“。


三个“要“


要寻找对儿童语言发育和儿童语言障碍有临床经验的儿保科医生、发育行为科医生、或神经发育科医生。中国大陆在儿童语言障碍的诊治方面还处在一个早期阶段,不是所有的儿童医院和康复中心开展了循证的儿童语言障碍和相关神经发育障碍的鉴别诊断工作。 对儿童语言发育和儿童语言障碍有临床经验的儿保科医生、发育行为科医生、或神经发育科医生先要做一些发育行为测试,包括认知、运动技能、行为、情绪、交流等方面来了解儿童的整体发育情况。儿童言语-语言治疗师会配合儿科医生,在儿童语言发育方面做系统的评估,包括对儿童的沟通、玩耍、和语言等做全面的语言评估。综合发育行为和语言的测试评估结果才可以做出循证的鉴别诊断。


要早干预。即使是诊断结果排除了广义的“语言障碍”,还暂时无法确诊是狭义的“语言障碍”还是“语言成熟晚”,言语-语言治疗师也会根据儿童全面的语言评估来给到家长相应的家长辅导和家庭干预计划。


因为, 在两到三岁半很难分辨“语言障碍“还是“语言成熟晚”; 但是如果家长等到孩子四岁以后确诊“语言障碍”才接受语言治疗,其效果就不如早期干预;而且,如果不做早期干预,孩子在四岁前在幼儿园的社交人际关系也会因为语言能力差而受到影响。


要循证地干预。根据不同鉴别诊断结果,语言-言语治疗师给出的治疗方案是不同的。比如,对还暂时无法确诊是狭义的“语言障碍”还是“语言成熟晚”的孩子,语言-言语治疗师会推荐以家长辅导为主的干预模式。又比如,对伴随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语言障碍”、伴随脑瘫的”语言障碍“、以及狭义的”语言障碍“,语言治疗的重点和策略也不同。


就算是两个诊断为狭义的”语言障碍“的儿童,他们的语言治疗长期计划和短期计划都因该是个体化的,根据全面的循证的语言评估来制定。




咨询电话:021-64753638


马上预约 育婴师咨询 TOP